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搜索

用户登录

没有账号? 加入兜艺社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关注兜艺社,人生八雅,琴棋书画、诗酒花茶,你也可以拥有!

兜艺社,一个传统文化学习平台,一个值得您深度阅读的平台。

构图与变象:晚周帛画与西汉彩画构图

构图与变象:晚周帛画与西汉彩画构图 长沙楚墓发现晚周帛画,这是中国绘画上目前发现最古的一幅珍贵的作品。是一幅班线白描的人物画,对中国画的发展提供了珍贵的研究资料。 多少年来,中国美术史对汉代的绘画,只 ...
构图与变象:晚周帛画与西汉彩画构图

    长沙楚墓发现晚周帛画,这是中国绘画上目前发现最古的一幅珍贵的作品。是一幅班线白描的人物画,对中国画的发展提供了珍贵的研究资料。
    多少年来,中国美术史对汉代的绘画,只能搜到一鳞半爪的间接记载,真正的汉代作品和汉以前的绘画是无从查考的。虽有石刻,青铜器等工艺美术,但看不见绘画的笔Mo晚周帛画出土后,绘画史从东晋推前了七百多年至一千年的论据。,这是美术史上的一个重大的发现。



    帛画的内容:面面上用墨线勾画着一长裙细腰女子,上端画着一凤一夔。,似乎在作格斗状。按中国的传统凤是善良优美的女性象征,很明显夔在当时还是一种恶灵的代表,由于画中具有对立的因素,特别显得生动。因为这幅帛画是在墓葬中发现的,也就可能是对墓主的歌烦。
    从人物的造形来看,是一位贵族妇人,身穿绣花锦衣,着曳地长裙,(从汉画像石,陶俑的人物造形看,劳动人民为了工作劳动方便,均着短裙素服)。此裙配有宽阔绣花飘带,头戴花纹冠,可见并非一般女子。拱手而立,身略前倾,这个动作与凤向前飞斗配合,颇有“情势”。凤的姿态矫健鹰扬,处于优势地位,夔则处于败势的边沿,软弱无力。在画的寓意中歌颂了善良美德。
    这幅画,既有斗争性而又优美,艺术技巧是很高明的,线条刚健有力,形象生动简朴,姿态婀娜而又严肃,造形夸张,蓄意变象,构思浪漫,形象典型,非常概括突出,既不失为艺术的真实性,又具有浓厚的浪漫色彩。
  这就是古人构图立意在作品中的反映。
                  晚周角画构田的特点
      (一)以人物为主体,凤展翅于人物头上,从全局看,有如风冠之感,这种物与人带有装饰意匠的构图,在古代绘画中是少见的,颇有气魄,物与人的配合,显得端庄富丽。一般的龙凤总是装饰在画的周围(除非单独的画龙描凤),在这幅画中,凤置于中央突出的地位,构图显得新颖别致,凤和人物构成了一个整体,极其协和优美。
      (二)凤夔斗争。古人在画像石中,已经注意到了构图的对立因素,但如此强烈地表现矛盾冲突的还不多。其寓意,凤与人物的命运联系在一起,凤处于优势地位获得胜利,在构图上突出了内容含意。由于矛盾冲突,对构图取势极其有利,格斗的动态和人物的表情相呼应,画面活跃生动,其势态与寓意都集中到人物身上,画面的矛盾又求得了统一。
    凤与人物站在一方,夔孤立地站在另一方,人与物(环境)的关联也就表现得很清楚,主次分明,斗争有力,在构图中,既展示了矛盾冲突,又预示了矛盾的解决,这种构图非常成功,可见两千多年前我国绘画构图学就有颇高的艺术成就,令人赞叹。
      (三)景物人格化,通过构图得到了充分的表现,人物地位与凤夔格斗之间的关系(三个支点),处理得好,使凤夔的离意人格化了。通过人物的动作表情,可以了解凤夔之争的含意,反过来又通过凤夔格斗的动态,反映了人物的内心活动,人物的动态很小,几乎是文静的,只是拱手身微前倾,主要是依靠凤的大动作,使物与人内在地联系起来,景物的人格化,加深了画中的意境。
      (四)空间的处理,显示了中国画传统的特色。人物立于画中微偏右,人物前面是大片空白,这是为了突出人物动态的,留有余地,暗示动势的发展趋向。同时因为人物与凤的命运是相联的,所以偏右取得优势的地位。画的上部造形布局所占的空间颇大,主要是为了显示凤格斗之势:展翅、张爪、翘尾的雄鹰姿势要有足够的空间,否则就不能显示凤的力童,而且把夔通于边沿之地,这在构图上是大胆的取势之法。作者知道风取得了较大的空间,与人物比起来,可能产生喧宾夺主的危险。因此,它在造形的表现手法上,采用细线描出,而人物则采用重墨,藉此加强人物的分量,并利用人物前面的空间来舒展她的姿态,从而突出了人物,此种构图手法是很高明的。特别是长裙重墨,使画面得到平衡,人物显得庄重的效果。
      (五)画面由人物,凤、夔不等边的大三角形构成,而且这三角形的尖端是在画面下半部(至人物的脚跟),这种倒三角的竖立在人的心理上是最不安定的,者利用这种不安定的因素来描写凤夔之斗与人物的心情,使画面显得生动有力。值得我们注意的是,人物本身又是一个巧妙的小三角形,从头部到长裙的两端构成正三角形,这又是一个安定的心理因素。这就是说,整个画面大三角形是动的,人物的小三角形是静的,在动中有静,因而我们感到动荡中人物显得端庄而有分4,构图突破了一般而有特色。
    从这样一幅完美的构图来看,可想而知,周代的绘画已达到了相当高的水平,构图的成熟性,可以上溯到更早的年代。这是我国古代文化灿烂的印证。人物凤夔的造形构图是朴实的,意匠变象是生动的,有高度的艺术概括力,内容丰富,形式优美,虽描写的是贵族,但它实质上反映了劳动人民美好的愿望。.这幅帛画从立意、为象、格局、笔致、抒情……构图、技巧、可以看到中国绘画发展的轨范。特别是构图和变象,它表现了当时的风格,对后来顾恺之的人物画影响很大。借景抒情,以情托物,用浪漫的手法,景物人性化,这就不是一般的故事风俗画,而是使中国画向意境的深度发展。
    中国绘画,在它的早期,构图中就体现了对立统一的法则,这在美学上是很有价值的,通过客观环境来反映人物的感情(包括作者的感情),描写命运和美德,通过矛盾的揭露,达到情景交融,这在世界画史上也是罕见的。在埃及、希腊古代石刻、壁画,以及德·格罗塞(Erust Grosse)在《艺术起源》中所提到的洞穴壁画,都只是动物的摹写或记录人的打猎活动。还不曾见到有如此深刻的寓意的创作,它达到了内容和形式的统一。
    构图在帛画里,不仅从矛盾冲突中确定人与物的地位,而且用装饰化的手段,突破了生活视象的三度空间,·因而形式的美感特别强烈,实质上是突出了矛盾的内容。这种从内容的需要出发突出形式,形式的强烈反而使内容更为鲜明。这是艺术的辩证法,使构图完美,形象典型,关系明确,矛盾突出,形神统一,具有强烈的民族色彩。
   晚周帛画是白描,西汉马王堆帛画则是一幅彩绘。
   长沙马王堆一九七二年出土的西汉帛画,系二千一百年前的古代装饰画,它与晚周帛画不同者,是用于葬品“非衣”,偏重于装饰性。
    色彩:用殊砂、石青、石绿、石黄、石者石矿物颜料,用平涂、重叠、浸润、混涂交错,彩色绚烂,既调和而又对比强烈。
    彩绘帛画内容:分上、中、下兰个部分,为“天上气“人间”,‘地下”,通过景物有机地联系起来,构成一幅富有装饰性的绘画。
    上部为神话‘天堂”,画的右上角有太阳,金鸟,为“后界射日”,左上角有月亮,蟾蛛,玉兔,为“嫦娥奔月”的寓意。太阳与月亮之间,有一人首蛇身神像。像下有两人对坐,守于天门,这是一种幻想的“天国”。
    中部为人间,描写被葬者生前的生活,画中主妇执杖徐徐而行,身后有三个侍女随后,主妇前有两男侍者托盘跪迎而上,主妇着绣花锦衣,贵族打扮,表现了一定的阶级关系。
    下部为地下,有大力士双手举托横梁(大地的象征,描写从海洋到陆地),脚跨巨蛇和大鱼,梁上有六人相对饮酒而谈,一人淡装后立,似为死者饯行侍宴的场面,身旁有壶、鼎五件构成一个生活的场。
    此外画的周围、装饰有龙、蛇、飞奄、仙鹤、豹、鱼、猫头鹰、飞马、云彩、扶桑等物。变象夸张.丰富多彩。
    构图的特点:采用对称形式,装饰性很强,结构严整。内容复杂,但有条理,层次分明。这种构图,根据故事悄节的变化,可谓“不分页的连环画”,是卷画的当形。将不同场景处理在一个画面上,这是中国构图上的一种特殊手法,它影响了后来的戏曲表现风格,巧妙地将不同时间与空间处理在同一的时间与空间之中,从这幅彩绘帛画可以看到这种构图的特点,它采用装饰图案的结构,以龙纹交织组成一个画面,留出三个空间,人物安排在这三个空间之中。构图“三登”上、中、下(天堂、人间、地狱),后来发展到山水画时,则是远、中、近“三叠”了。“三叠”是三个不同的空间组成,在构图上有分有合。而且在局部结构上,并不要求对称,这就使人感到既严整而又多变,在小的空间中,穿擂小动物,但又不失去空间感,景物繁多,并不感到拥挤,而是显得很丰满。
    人物的场面构图,如“人间”部分,造型、结构、设色、用线都是绘画式的,在细节上,突出了主仆的关系,侍者素衣,主妇锦衣,跪迎、随后、在人物之间的关系和空间处理上,有‘敬而远之”的矛盾状态,作者在构图上突出了阶级矛盾,一目了然。在饯行侍宴中,侍者与对坐上宾构成了一种鲜明对比。这幅画出自西汉,阶级的烙印比晚周帛画更为鲜明而深刻。
    在构图上,由于龙蛇飞禽走兽的动态,衬托了人物的安静和端庄。这种对比的效果,人物虽小,反而突出了人物。此种动静对比的手法,在后来顾恺之的《洛神赋图卷》中见到:人物是静态的,洛水滔滔,鸟兽飞奔,正描写了人物的内心激荡。人物的空间大,景物的空间小,这就突出了人物的地位和细致的表情,这种动中有静,静中有动的表现方法,在构图中是非常可贵的。
    从晚周帛画的夔到汉彩画的龙的变化,可以看到古代绘画的发展。晚周帛画的夔是丑的象征,到汉彩画的龙是美的象征;周画近似爬虫的原形,而汉画龙变象富有装饰性多龙添有翅膀,在构图上,更为活跃,它比明清的龙又显得简朴,这是古代绘画的变迁。这种变化有利于构图的处理。
    古代的绘画,人物与动物,人与人,人与环境的关系,是根据内容的情节性来安排的,这就是构图的产生。从这一点来看,构图不是从形式着手,而是从内在的关系着手,内容确定形式,晚周帛画与西汉彩画的构图,是有力地说明了这一点。这两幅画,在构图上都很注意变化与统一。晚周帛画造形变象,大胆夸张,而线条是统一的。西汉彩画物象繁多,用龙交错、对称、把局部统一起来了。上部两条龙的造形与色彩都是对称的,但穿插在龙之间的云彩与扶桑各有不同是均衡的;月亮与太阳的位置是对称的,而形态与色彩则是变异的,中部与下部两条龙是对称的,而色彩的变化不同,它充分体现了变化离于统一之中的构图原理。
    西汉彩画,出于画工之手,从造形、设色、布局都具有丰富的实践经验,它显示了古代劳动人民的高度智慧和创作才能。
    西汉彩绘帛画,其画意(如用笔)虽不及晚周帛画,但构图有了发展,用移动视线处理了三个不同空间,是散点透视的萌芽,这对后来中国画的构图,风格,有很大的影响。也是叙事的情节性构图的伊始。而且在装饰性中,对构图来说,也体现了许多美的规律。
    理论是实践的总结,构图是理论实践的产物,我们今天能看到这样珍贵的作品,胜过语言的传说。在汉以前,虽没有留下绘画的理论和有关构图的记载,而这珍贵的作品,即是活的构图学,后人可以从中研究出它的构图规律,我们不仅看到两千多年前的历史的真象,和今天对照起来,也看到了中国绘画的发展。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相关阅读

会员评论

已有0人参与

二维码图片
任何单位或个人使用、转载或引用本站内容时必 须注明本站地址、不得用于商业印刷、商业交易等商业用途,仅供书法爱好者学习交流;
本站如有侵犯到贵站或个人版权问题,请立即告知我们,我们将及时予与删除,并致以最深的歉意;
拒绝任何人以任何形式在本站发表与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相抵触的言论!
兜艺社 ( 粤ICP备13072509号 )      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
返回顶部